李月友:“星腔传人”的粤曲生活

日期:2016-11-28   来源:佛山文明网   字体:[大][中][小] [打印][关闭]

  星腔闪耀,曲曲圆润温婉;皓月友聚,潺潺粤曲文脉。

  茶座上,李月友唱响星腔经典名曲《花弄影》。歌声低回宛转,曲调温婉细腻,把听众带入主人公凄美绝伦的传奇故事中。

  星腔是粤曲平喉的一种流派,由三水人“小明星”(邓曼薇)创始于20世纪30年代。2008年,粤曲星腔入选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“小明星”嫡传徒孙李月友当选为该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。

  粤曲星腔的文化血脉在三水源远流长,李月友更是匠心雕琢,促成星腔艺术研究中心扎根家乡,在白坭中心小学成立三水区粤曲星腔培训基地,为星腔传承注入少年们的新鲜血液。

  粤曲融入生活

  “书房空叹人未见,星朗风来暗香飘!”李月友一曲《寒夜琴挑》,将星腔委婉动听的意蕴演绎得淋漓尽致。反观其身,只见她手洗碧绿菜叶,身着轻质围裙。不一会儿,饭菜的香味夹杂星腔韵味,一起呈上餐桌。

  星腔是李月友的日常,更是幼年已有的挚爱。父母都是粤曲“发烧友”,母亲怀着她时还不忘唱曲。1955年,李月友出生,古老留声机中的粤曲星腔声声伴她成长。

  “等我长大了,也要唱出这种粤曲!”年幼的李月友只知道这种曲子听来异常优美,却不知其正是星腔。稍大些,母亲常常抱着她去看戏,服装华美的花旦(传统戏曲里青年或中年女性的形象),唱着细腻温和的子喉(粤曲中女性角色常见的唱腔),让看台下的李月友热血沸腾。

  1961年,6岁的她被戏班看中,以“小梅香”(粤剧对戏中丫鬟的称谓)扮相首踏戏台,后来专攻花旦、习子喉。从小学到高中,学校的文艺晚会少不了李月友和她的粤曲。“老师们可喜爱我了,每次都要让我唱支曲子才罢休。”现年61岁的她说起年少时光,依然回味无穷。

  李月友高中毕业正值文革爆发,作为知青被下放到三水周边农村,间断习练粤曲。当时,粤曲爱好者噤若寒蝉,传统粤曲中歌颂才子佳人的桥段被禁止,只给演绎表现英雄人物的样板戏。

  “我顺应时代而歌,只要是粤曲我都热爱,是戏迷我都敬仰。”李月友怀着此般艺术理想,转而唱起《红灯记》《智取威虎山》《柯湘》等样板戏,培养了大批农村粤曲爱好者。

  文革结束后,李月友返回三水区西南街道,从事商业部门的工作,加之结婚生子,没有时间专门唱粤曲。但她忙里偷闲,在做家务的间隙放歌。儿子受其熏陶,幼年时便会唱《秋水龙吟》《平湖秋月》等。

  七年练成星腔传人

  1989年,34岁的李月友重新登台献唱时,却发现已无法唱出子喉,便果断转攻平喉(粤曲中男性角色常见唱腔)。她将原本运用假嗓唱出的、温婉细腻的子喉,硬生生练就平稳、低沉、略带沙哑的平喉。

  星腔是粤曲平喉的一种流派,具有感情细腻、低回宛转、缠绵悱恻、荡气回肠的特点,在行腔运气、吐字转板、声韵格调等方面自成一家。星腔名伶深谙用气技巧,唱到某些仄声字,往往在吐字后突然休歇,缓一口气,达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的艺术效果。

  再次耳闻星腔,幼年所听曲目一并涌上她的脑海。七年间,她买来各种星腔磁带,对着录音机一遍遍模仿,一腔一调都精雕细刻,终于练就沁人肺腑的声腔。

  1997年末,李月友带着“七年磨一剑”的星腔,到香港交流演出,以一曲《秋坟》得到“小明星”嫡传弟子陈锦红赏识。李月友跪地斟茶,拜已是耄耋之年的陈锦红为师,成为其嫡传弟子。此后,李月友虽与师父陈锦红分隔两地,但不曾懈怠,常常往返于三水和香港之间,锤炼星腔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陈锦红倾囊相授,李月友的曲艺水平突飞猛进。声音浑厚、音域宽广的她,唱起师祖“小明星”的代表性曲目时,颇具其当年风采,“星腔传人”的名声越叫越响。

  培育星腔“好苗子”

  从1989年到2016年,研习、传唱星腔的27年间,李月友从弟子到名伶,从学生到大师,桃李满天下,却只收过邵秀雯一位入室弟子。

  2003年,6岁的邵秀雯跟随母亲到三水听李月友唱曲,二人结缘。邵秀雯8岁时,即拜师李月友。邵秀雯曾在广东省粤剧学校学习4年,目前在星海音乐学院修读音乐表演专业,辅修古筝。

  2011年3月份,星腔艺术研究中心在三水西南挂牌成立,揭幕仪式上,邵秀雯与李月友现场唱了一段小曲。当时小秀雯仍未开始学习星腔,但李月友对她寄予了很大期望。“秀雯现在已是古筝九级,以后可运用星腔和古筝自弹自唱。等她打好基础后,我会将星腔演唱技巧倾囊相授。”谈到邵秀雯,李月友眉眼间透着期待。

  2015年,在李月友的努力下,白坭中心小学挂牌成为佛山市少儿粤曲培训基地、三水区少儿戏曲培训基地和三水区粤曲星腔培训基地。目前,该校成立粤曲小组和星腔小组,每周二,李月友都会到学校授课。经过近一年培育,已经发展学生近50人,培养星腔“好苗子”15人,并对优秀“苗子”进行集中培训。

  李月友表示,星腔需要从小曲慢慢学起,学习过程漫长,难度较大。学习者需具备浓厚的兴趣、勤奋的品质,以及先天嗓音条件、艺术天赋。 “普及性的教学则可以在人们心中埋下星腔的种子,无论以后是否走上专业发展道路,都可以从优秀文化中汲取人生动力。”(文/见习记者 孙茜 本版统筹/佛山文化周刊记者 龚瑜)

(责任编辑:熊荣)

佛山市文明网-尾部